top of page
  • 作家相片Gao Zhe

耶鲁法学院学生遇到了麻烦



位于纽黑文耶鲁大学校园内的耶鲁法学院。

耶鲁法学院的学生最近打断了演讲者,这是当今许多大学校园中常见的废弃文化的一个例子。现在,一位高级联邦法官建议他的司法同事不要雇用抗议的学生做文员。


3月10日的小组讨论旨在就公民自由展开辩论。它由耶鲁联邦主义者协会主办,由美国进步人文主义者协会的Monica Miller和促进宗教自由的保守派组织捍卫自由联盟的Kristen Waggoner主讲。尽管双方在其他问题上存在分歧,但在保护言论自由方面大体一致。


大约100名学生起哄,并试图向出席的专家小组和联邦主义者协会成员大喊大叫。据《华盛顿自由灯塔报》(Washington Free Beacon)报道,一名抗议者告诉保守派法律团体的一名成员,她将“真的和你打,婊子”,该报获得了这场骚乱的音频和视频。为了安全起见,演讲人由警察护送离开会场。说这些学生是一群政治暴徒并不过分。


尽管耶鲁大学法学院表面上的政策是禁止破坏言论自由的抗议活动,但似乎没有任何惩罚措施。但这一事件促使哥伦比亚特区巡回上诉法院的高级法官劳伦斯·西尔伯曼(Laurence Silberman)上周给所有法官同事写了以下一封信:“最近在耶鲁法学院发生的事件中,学生们试图对参加言论自由小组讨论的发言者大喊大叫,这促使我建议,应该注意那些被确定为扰乱任何此类小组讨论的学生。所有联邦法官——而且所有联邦法官大概都致力于言论自由——都应该仔细考虑是否应该取消任何这样做的学生潜在担任职员的资格。”


这应该会引起耶鲁和其他法学院的注意。觉醒的年轻男女可能不关心第一修正案,但他们关心他们的职业。司法助理是毕业后的高薪职位,它为你打开了一条通往知名律师事务所、州政府和联邦政府的工作之路,并为你日后获得强大的法官职位铺平了道路。上诉法院的书记官职位尤其受到高度重视,通常是最高法院大法官的敲门砖。


一些读者可能会认为这些学生的过激行为应该得到原谅。但这些都是成年人,不是大学二年级学生。他们是即将担负起维护法治责任的法学学生。言论自由权是美国宪法的一项基本原则。如果这些学生的意识形态如此狭隘,以至于他们不能容忍在校园里就公民自由展开辩论,那么美国法律体系的未来就岌岌可危了。


法官选择他们的书记员,毫无疑问,一些人会认为他们可以教育这些进步的抗议者。西尔伯曼法官的信至少应该警告这些学生,成为校园审查员可能会有后果。

2 次查看0 則留言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