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收电脑,回收电子产品,电池回收能否挖到金矿

跨入虎年,在庙堂决定要继续开闸放水(货币政策工具开得大一些、充足发力)、送水上门(金融部门主动出击、精准发力)的背景下,各行各业本应该龙腾虎跃、虎虎生风。但有这么一个行业却有些虎头蛇尾。

笔者想说的这个行业,就是动力电池。在动力电池全生命周期的末端,也就是电池回收领域,仍然存在各式各样的问题。

动力电池周期示意图(中国知网)

概括来说,笔者认为主要有两个方面的原因:

1.电池回收网络不健全。大量的退役电池会流入非正规途径,可能会造成环境污染、甚至人身安全等问题。毕竟,锂动力电池内含21种有毒污染物,处处是雷区。

2.电池回收企业不成规模。电池回收主要玩家还未形成规模效应,有些电池工艺水平尚未健全,资源的回收效率还是有待提升。

开篇就写问题,您也别害怕。在大量锂电池进入退潮期前,暴露问题是件好事。以问题为导向、以目标为牵引,破障碍、补短板,才能更好地让电池回收行业健康发展。今天,笔者就带你来好好盘一盘这个行业。

一、行业确实是个好行业

新能源汽车行业是在北京奥运会那一年,迎来了元年。经过了十多年的长足发展,今年已经是电动车补贴的最后一年。我国成了世界第一大新能源汽车制造和动力电池生产的国家。

新能源汽车销量(中汽协)

俗话说,管杀要管埋。动力电池毕竟也不是永动机,终究有退役的那一天。如果我们以乘用车电池寿命5-8年,商用车3-5年来进行估算的话,2015年左右投产上市的动力电池或许将迎来一波退潮期。

按这个时间点来测算,2021年保守估计电池退役量大概是20万吨(约25GWh),其中三元锂电池占70%,磷酸铁锂电池占30%(磷酸铁锂电池比例有所增加是因为公交公司的商用车在今、明两年到了退役的时间点)。

到了十四五末(2025年),我国需要回收的废旧动力电池预计将超过50万吨,是去年的2.5倍还多,单从增速上看,这就是一块非常诱人的蛋糕。

如果咱们再看得微观一点,磷酸铁锂电池中锂的回收量预计在2025年能达到0.3万吨,三元电池中锂、钴、镍、锰分别能回收0.6、2.9、0.9、1.0万吨。有锂走遍天下,无锂寸步难行。在全球玩家都愈加重视白色石油——锂资源的背景下,回收体系的完善能解燃眉之急。

所以,电池回收的重要意义不言而喻,只有未雨绸缪,才能临危不乱。

至少政策端已经先行。碳中和的大背景已经被大家说烂了,不必多说。双积分的政策,犹如一把达摩克利斯之剑,让传统整车厂将更多注意力放在尽可能生产高性价比的新能源汽车上。电池回收的细分领域,近三年政策频发,政策中以制定标准的居多,从顶层设计开始,倒逼行业一步步走向规范。

2017年以来动力电池相关政策(不完全统计)

二、一座烫手的“金矿”

当一个行业只有一种声音的时候,就需要警惕了。所以,我们来唱唱反调。

上文说到,去年大约有20万吨电池退役。但是你知道这20万吨里,有多少真正被正规渠道回收吗?答案是2-5万吨。主要原因有两个:

1.非正规企业的回收量很大,说白了就是进入了黑市。

2.可能压根没有20万吨的电池投放到市场中。

要更深入地聊这个话题,我们先简单科普下电池回收的产业链。上游是各类电池的制造商,中游是第三方回收机构,这一环节也是小作坊、杂牌军丛生的地方,下游是电池再生产和再利用企业,比如储能领域的梯级利用(主要将电动车上性能下降到80%以下的电池检测,然后筛选重组后再次利用),目前梯级利用针对的更多是退役下来的磷酸铁锂电池。

动力电池回收产业链

中游的电池拆解回收成为产业链中至关重要的一环。一般来说,回收技术有干法回收、湿法回收和生物回收三类,三类方法各有优缺点。目前来看,头部企业镍、钴、锰回收率已经能达到95%,锂的回收率能达到85%(如果没有循环次数、成本的要求,理论上可以达到回收率100%,但毕竟企业不是在做慈善)。市场上钴、镍等元素主要是用湿法萃取,而锂元素一般会利用干、湿法相结合的方式。

动力电池回收工艺分类及特点

而从电池回收供需关系上来看,当前也处于产能过剩的情况。据笔者统计,庙堂曾在2020年发布过第二批电池回收企业白名单,一共22家企业,主要企业的产能就超过50万吨了,远高于退役电池量20万吨(更何况还有流入黑市的)。

锂电池回收相关企业(公司官网)

同时,据笔者了解,电池回收的定价模式是镍、钻市场价乘以一个折扣系数,锂的价格折算在折扣系数里,现在折扣系数都已经超过100%。所以当碳酸锂等上游材料的价格只有维持在一定水平线以上的时候,回收玩家的经济性才得以体现。以磷酸铁锂中回收碳酸锂为例,笔者大致算过,碳酸锂的价格在26万/吨的时候,玩家才能实现盈亏平衡。

三、前途是美好的,道路是曲折的

最后,笔者想说随着新能源汽车产业的大火、锂钴镍等电池原材料的价格大涨,退役后的动力电池也成了抢手货。

宁王、比亚迪和格林美等头部企业纷纷下场布局,力争取得先发优势。但是,行业前期的野蛮生长,必将带来劣币驱逐良币的现象,正规军打不过杂牌军的现象十分明显。而且,动力电池数据信息共享没有打通,电池残值量测量标准不统一的问题依旧存在。

解决问题永远都比逃避问题重要,我们绝不能坐以待毙,把希望都寄托在钠离子电池、氢动力电池的身上。

目前,政策端已经开始先发制人,正规军们也要联合更多电池企业和整车厂,让退役电池重新流入正规渠道,形成规模效应和良性循环,迎接新蓝海市场的到来。

1 次查看0 則留言